見習記者 蔡洪燒烤坡 本報記者 胡印斌/文 見習記者 張航/圖
  “暑假隨身碟到了,學霸不在,遇到難題怎麼辦?別擔心,有拍題神器啊!”
  日前,一款“拍題神器”的手機APP威剛記憶體火了。只要將試題拍下來並上傳,很快就可以得到答案。“拍題神器”很快引起了學生、家長、老師的廣泛關註。
  在北京一所中學的《致家長的一封信》中,明確表明,嚴禁記憶體學生使用拍題神器等解題軟件突擊完成暑期作業。
  那麼,解燒烤題軟件到底有何利弊,學生、家長、老師又持怎麼樣的態度呢?
  解題幫手還是抄作業?
  29日上午十點,省圖書館大廳裡人頭攢動,不少學生在省圖書館的桌子上伏案寫作,圖書館已經是一座難求。記者隨機詢問了20名初高中學生,其中7位學生表示自己曾用過解題軟件,9位同學表示雖然沒用過,但是知道有解題軟件,僅有4位同學表示自己沒有用過也沒聽說過有解題軟件。
  石家莊二中高二學生李卜諾的手機上就安裝著一款名為學習寶的解題軟件。
  李卜諾告訴記者,在自己遇到難題身邊又沒有老師、同學時,就會向學習寶“求助”。如今,暑期來臨,自己需要在家獨自寫作業,學習寶也就成了自己攻剋難題的“好幫手”。“解題軟件十分好用,把試題拍下來上傳後,很快就受到答案了,還有解題步驟,很詳細。”隨後,記者用李卜諾手機上的學習寶拍了一道數學題上傳到了軟件,不到3秒鐘,軟件就提示找到了答案。記者看到,除了有答案外,還有解題思路和知識點考查提醒。
  對於解題軟件對學習有無幫助,不少學生仁者見仁。28中初三學生孫師澤認為,“要想找到答案還是很容易的,關鍵是要學習解題思路。”
  孫師澤說,解題軟件在提供答案的同時,也提供瞭解題思路,這才是解題軟件的精華所在。不過,有學生表示,依靠解題軟件還是有抄作業的嫌疑,“不太能接受。”
  解題軟件堪比社交軟件
  記者在網上搜索“解題神器”關鍵詞發現,有多款解題軟件諸如“作業幫”、“學霸君”、“學習寶”、“問他作業”等很受追捧。
  這些解題軟件供學生免費下載,而且操作簡單,學生們只需把題目拍下來上傳至軟件,就可以在短時間內得到答案。
  記者在一些APP商城看到,這些手機應用軟件都有數十萬次不等的下載量。在一些解題軟件的登陸界面上標著“天下沒有解不了的難題”、“把題拍一拍,答案自然來”“你把作業發給我,我把答案秒給你”等標語。
  此外,記者發現,一些解題軟件內容繁雜多樣,堪比社交軟件。記者通過360手機助手下載了一款名為作業幫的解題軟件,在界面上除了有學生們上傳的求助試題截圖外,還有同學圈選項,記者點進同學圈後界面出現了“小說家”、“萌圖秀”、“明星粉”等主題討論帖。記者看到,不少學生在同學圈裡曬照片、侃電影、追星。
  有人歡喜有人疑慮
  在省圖書館前的廣場上,記者採訪了幾位家長。對於解題軟件,家長們對解題軟件心懷疑。
  市民葉女士的女兒在範西路小學讀六年級,葉女士表示,自己不允許女兒使用解題軟件。“一來,解題軟件提供的答案不一定准確;二來,擔心孩子長期使用對解題軟件形成依賴,喪失獨立思考能力。”
  市民馬先生認為,解題軟件弊大於利,在很大程度上是幫助學生們投機取巧,“有了答案,一些學生抄上去就完事了,應付作業。”
  那麼對於“解題神器”,老師又是怎麼看待的呢?石家莊一中的馬老師表示,解題軟件的出現是網絡新技術催生的新事物,“借助新技術學習本身是沒有錯的,也是學校提倡的,但是一定要趨利避害,解題軟件雖然給學生們帶來了一定的便捷,但是很容易培養學生們的“偷懶”心理。解題軟件還是應該慎重使用。”
  馬老師認為,學生們遇到難題時轉向解題軟件,在一定程度上也和時下的教育體制不無關係。“我們的試題還在要求學生們在答題時一定要寫出一個唯一的標準答案,不能是多元化,這就促使學生們挖空心思去找最終答案。因此,解題軟件的出現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應運而生’。”
  網友聲音:
  互聯網一姐:我覺得從家長角度看,這個有存在的需求性,的確有些初三的題咱們都不一定能答出來了,但是需要家長引導,這類軟件,不鼓勵,但我覺得有時的確需要。
  Asnul:這跟自覺有關啊,要是我不會,又沒有老師,家長又不會,就會在網上拍啊。如果不自覺,就只會要答案,自覺的會分析。
  眾愛喵免禮:要求孩子自主完成暑假作業中35%的重點題目,剩下的一律使用工具達成。
  hebe-r-:只要做過,然後會做,然後作業又太多的情況下可以一用。
  (原標題:用網上“拍題神器”寫作業靠譜嗎?)
創作者介紹

房屋漏水

ey19eyvy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